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翔安 | 2nd Jul 2010 | 他與她的境界線 | (29 Reads)
距離上一次的更新已一年多了...
但始終境界線是不能坑的!
亦在此說說,境界線是不會像DW般五六千字一話的
是因為安君比較懶(歐死
但主要是因安君想境界線可比較輕鬆地去讀/寫
因安君認為愛情作始終要用輕鬆的心情去讀/寫才會有愛情的感覺
所以就這樣了

------------------------------------------------------------------------------------------------- 

~Line Three~
~His~

中午時份,在日本愛知縣的一座寺廟內,正在進行一場葬禮的通夜儀式。在院子內,只見大群黑西服白襯衫黑領帶神情肅穆的人,和兩個用白布臨時搭起的大帳篷。在第一個帳篷裡面有數張簽到桌,桌上有卡片和筆,每人都填上名字和電話等資料,然後連同香典袋〈帛金〉交給指定人員。而在第二個帳篷裡便擺放多張椅子,讓客人坐在這裡等候。

而在預備室內,只有一名年僅十一二歲的男孩坐著。男孩強作堅強地忍著淚水,為了就是不讓別人看到他的臉上的哀容,而此時,一名身穿黑西服的男子走進預備室,跟那名男孩說:

「久瀨先生,客人已全數到齊。在主持人訴說完死者的生平後,你便要到靈堂致詞。現在就先好好地穩定情緒吧。」
男子拍拍男孩的肩,然後便離開預備室,而男孩亦深呼吸一口氣,強擠出笑容。

「久瀨夜須先生,生前為一名英勇的消防員,曾參與北海道煉油廠大火的救援工作。久瀨香織小姐,原名泉香織,在結婚前為一名中學教師。不幸地,他們於一場車禍中喪生,終年分別三十和二十八歲。而現在則由他們的大兒子──久瀨真一到靈堂前致詞。」

一道低沉的女聲從靈堂四周的音箱傳出,語調十分嚴肅,而用詞亦謙恭尊敬,非常符合葬禮氣氛。

而男孩亦慢慢地步入靈堂,工作人員則馬上架好麥克風,以方便男孩致詞。男孩先向客人鞠躬,然後便開始致詞。

「先感謝近日無數的慰問。相信大家都會關心我的生活問題,而我亦藉此機會向天國的爸爸和媽媽說,真一已經長大了,能夠照顧自己的。而今天…」

男孩控制住哽咽的聲音,希望能令親朋放心。而眾客人們也瞭解男孩的心情,所以在男孩致詞完畢後,客人亦各自輪流上前擁抱著男孩,以表示關心。

致詞完畢後,客人陸續離去,只剩下男孩和他的舅父母。男孩則先回到預備室休息,而他的舅父母便在靈堂打理一切。此時有一名年齡比男孩小的女孩走進預備室。

「真一哥哥…」女孩用哀傷的語氣道出,然後把手撘在男孩的手上。

「貴夜,你不是在外面幫舅父打理的嗎?」
閉上了眼睛休息的男孩誤以為女孩是妹妹──貴夜,所以便溫柔地把另一隻手也撘在女孩的手上。

「不,我是華鈴…」女孩把手拿開,然後從背包中拿出一張機票。

「華鈴,夠了。」男孩先打開預備室的門,然後帶著一絲怒意地說。
「我已經跟你說過,我是不會跟你一起到澳洲的。」

「但…」女孩只是剛開始說話,便馬上被男孩打斷了。

「夠了!華鈴你走,我現在不想看見你,你走!」
男孩大聲地喊出這一句說話,令女孩即時呆了一下,然後眼淚便如雨般落下。此時男孩拉著她的手走向靈堂出口,然後把手一甩,再無情地離去。

「真一哥哥…你要等我回來…」
女孩用手抹去淚水,然後哽咽地說。但男孩並沒有任何回應,只是輕輕的搖頭,然後帶著微笑輕聲道「笨蛋。」

‧‧‧‧‧‧‧‧‧‧‧‧‧‧‧‧‧‧‧‧‧‧‧‧‧‧‧‧‧‧‧‧‧‧‧‧‧‧‧‧‧‧‧‧‧‧‧‧‧‧‧‧‧

「你是不是亞久的表妹?現在可以出來了,現場已被我清理好了。」

此時亞久的表妹推開了衣櫃的門,再慢慢地走出來。同時,真一也看見了一個熟識的身影。

「真一哥哥,我回來了!」
亞久的表妹二話不說馬上緊抱著真一,而真一也只好尷尬地笑著,此時亞久也走進了房間。
「華鈴,畫簿買好了。」

「什麼,她是華鈴!」真一根本認不出來眼前這位身材姣好,留著棕色及肩長髮的女生是數年前被他所罵哭的女孩。但華鈴卻能一眼認出真一,因真一從小到大都會在右耳戴上耳環還有他的髮型是萬年不變的黑色短髮,所以華鈴便能簡單地認出。

「你不是去了澳洲嗎?為何你會回來的?」真一帶點驚訝地問道。
「因為我要回來見你啊!」仍緊抱著真一的華鈴帶著無邪的笑容道出,此時真一也只好不停向亞久打眼色,希望他可以趕快化解這尷尬的場面。而亞久亦識趣地說:「華鈴,你不用先換套衣服嗎?你現在的睡衣造型我想你的真一哥哥也不會喜歡的。」

華鈴慢慢地放開雙手,不再抱著真一,然後撅起嘴說:「是嗎?」。當然,真一只會使勁地點頭,因脫身的機會只有一次,而華鈴在看見真一點頭後亦馬上拿了一套衣服去冼手間換上。

「啊…嚇死我了…再說,為何華鈴會住在你家的?」在華鈴離開了房間後,真一馬上坐在地上,並深呼吸了一口。
「難道我的表妹不能住在我家嗎?」亞久坐在華鈴的床上然後帶點挖苦地說。

「那總也有原因吧。」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數日前媽媽說她要來我們家留宿一段時間,怎麼了?」
「不,只是我之前…」

此時,華鈴打開了房門。亞久看了一看華鈴新換上的衣服後說:「你看,這樣美多了。」。但真一卻吃了一驚,因華鈴所穿著的是尾野高中的制服,按常理比真一小一歲的華鈴理應在上初中,是不應該有高中的制服的。

「真一,你還不知道嗎?華鈴會越級來上日本的高中,〝作戰計劃〞就是討論如何令華鈴更融入我們尾野高中。」亞久終於向真一解釋〝作戰計劃〞的內容。而發現被亞久騙了的真一亦憤怒地吼道:

「一條亞久!」

‧‧‧‧‧‧‧‧‧‧‧‧‧‧‧‧‧‧‧‧‧‧‧‧‧‧‧‧‧‧‧‧‧‧‧‧‧‧‧‧‧‧‧‧‧‧‧‧‧‧‧‧‧

「我們今天榮幸地邀請到出道只有僅僅三年,但實力已無可置疑的少女偶像──WHITE接受我們的訪問。」正當主持人在介紹嘉賓的同時,一名年僅十七歲,束著黑色馬尾,擁有一身雪白紅潤肌膚的女子已坐在主持人的左邊。明顯地,她就是主持人所介紹的WHITE。

「大家好,我是WHITE──雪月優樹,最近的推出了我的第三張新專輯,請大家多多支持!」


待續


[1] Buy Winstrol

Buy Steroids media suppl frequent include apply Masteron Sale, state appearance king estrogens olympia Weight Loss Steroids, relat sports fact muscle methods Buy Sciroxx for Sale.


[引用] | 作者 Buy Winstrol | 30th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