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翔安 | 29th Jul 2010 | Dream Walker | (20 Reads)

極限挑戰成功

三日內出DW!

-------------------------------------------------------------------------------------------------

~第十一夢~
~新的同伴、新的能力、新的旋律~

「Je m'appelle Thunder‧Fox。」〈我是梵達‧霍斯。〉〈法文〉

「柊運命。」

二人伸出右手並同時互拍一下。就在那不足一秒的接觸之間,運命竟感到數下針刺性的電擊,而梵達的臉上依然是掛著親切的笑容,令運命只好在夏美面前咬緊牙關強忍住痛楚並強擠出笑容。

「那就好了!在此打好關係,以後便可和諧共處了!」
不知情的夏美天真地道出此話,因她並不知道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

「當然!」「希望吧!」

梵達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後得體地道。相反,運命卻是瞪著比自己高的梵達,一臉不屑地道出,而夏美則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可以先等等嗎,夏美小姐?」
「嗯?」

就在夏美準備開門的同時,梵達要求夏美先等等,而夏美也馬上暫住動作去詢問原因。「你這傢伙想搞什麼花樣!」此話運命差點衝口而出,幸好艾玲及時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如果不是的話夏美便可能知道梵達和運命二人的「關係」。

「其實我的妹妹也有跟我來日本,但我並沒有向學校申報…住宿的問題不知道…」
「可以,當然可以!」

梵達一改之前臉上的陽光笑容,露出尷尬的表情,吞吞吐吐地說。而一向熱心助人的夏美還未等到梵達說完,便馬上答應。

「真的嗎?那就好了。哥芙特,出來吧。」
在夏美答應之後,有一名女孩從梵達放在地上的行李箱後面探出頭來,然後慢慢走到梵達身邊。而那名女孩奇特的衣著和清秀的容貌也令眾人的目光不自主地移到她身上。

「Bonjour…Je m'appelle Gothic…」〈你好…我是哥芙特…〉〈法文〉

那名約十至十一歲,體型嬌小的女孩名叫哥芙特‧霍斯。把粉紅色的中長髮束成雙馬尾,身穿黑色哥德蘿莉裝的她脖子上戴著一條格格不入的項鍊,項鍊上掛著一個銀色的小棺木,令人不寒而慄。但女孩可愛的容貌、嬌嗲的聲音和害羞的表情已令眾人不禁大叫「可愛!」,所以那個銀色的小棺木根本沒人注意到。

「哥芙特嗎?很可愛呢!先跟你介紹一下,我是柊夏美,而在我左邊的是我弟弟柊運命,站在運命背後的是叶咲八云,我們平時也是稱呼她做艾玲的。」

夏美先蹲下,接著一邊摸著哥芙特的頭一邊溫柔地作介紹。而艾玲亦把嘴巴靠近運命的耳朵,然後稍稍地說:

「雖然她是沒錯是很可愛,但我相信你也應該知道她是Dreamer吧?經過上次一戰,你應該明白到D.S.B並不是單單只賭上記憶,而是個賭上性命的遊戲吧?」

艾玲神情凝重地道出D.S.B的殘酷真相,但運命只是冷冷地輕聲回了一句:

「嗯,我自有方法…」

「好,那全員到齊便進去了!」
夏美興高彩烈地道。而眾人也紛紛走進屋內,只有梵達仍站在門前。

「這個…可以麻煩運命君幫我拿其中一個行李箱,因實在是有點重…」

已走進屋內的運命聽到此話後第一時間和艾玲對了一下眼,然後慢慢走到梵達的身旁。正當運命離開家門的同時,哥芙特亦擦身而過地從運命身邊走進屋內,此時運命輕咳了兩聲,然後說:

「艾玲,你先帶哥芙特上二樓,待會我和梵達會直接把行李拿到二樓,而姐姐你便在這裡準備一些茶點吧,一切妥當後我們便會下來的。」

「OK!」「嗯。」

夏美可愛地舉起OK手勢作回應,而艾玲則馬上牽著哥芙特,然後走上樓梯,因為艾玲已明白為何運命會作這樣的安排。這一切都是為了要保護完全與D.S.B無關的夏美,因就算有須要戰鬥和使用D.P,位於下層的夏美也可完全不受到傷害。

「你不要在我家搞什麼花樣!」
「嗯…考慮一下吧!」

運命一邊幫梵達提行李箱,一邊驚告著他不要弄神弄鬼,但梵達的回應永遠就是在耍花樣。

不過一會兒,運命和梵達已帶同行李走上了二樓,而艾玲亦緊緊地牽著哥芙特在二樓等待。

「梵達‧霍斯還有你的Dreamer哥芙特,我最後一次說,不要在我家搞什麼花樣!如果我姐她有任何損傷的話…」

運命把行李箱重重地放下,發出「砰!」的一聲,意味著「後果自負」這四個字。此時,梵達同樣把行李箱放下,然後不屑地「啍」了一聲:

「這…是命令…」
「嗎!」

梵達一把「嗎」字道出後便馬上發動D.P「雷噬」,而他的右手亦漸漸被雷光所包覆。

梵達用右手握著拳頭,然後狠狠地朝著地上一轟。瞬間,數道金黃色耀眼的雷光沿著木地板直接向運命的所在處前進。

而運命則在那不足一秒的時間內發動「空想」,變出太刀並把刀尖朝下,再把太刀插進雷光前進範圍內。同時,他亦命令艾玲把二樓四間房間的房門全部閉上,免得破壞任何用品,令夏美起疑心。

「嗞」的一聲發出,鐵製的太刀充當避雷針,將電擊的能量通通傳到地上,令運命可處於安全之地。此時艾玲亦把房門全部閉上,然後走到運命身後,而哥芙特亦因艾玲已沒有繼續牽著她的關係,所以便同樣地走到梵達身後。

梵達把右手甩了一甩,雷光立即消失。然後他便道出一番令運命和艾玲大吃一驚的話:

「運命君,我們合作吧!」

「什麼?」

運命和艾玲異口同聲地以十分驚訝的語氣道出。

「無論在第二回合還是第三回合的D.S.B,Dream Walker都要以合作的方式進行。而剛好在身邊又有一位Dream Walker,所以和我合作是無往而不利的。」

梵達以親切的語氣道出,而運命也知道實際上合作是最好的方法。因首先運命的戰鬥能力並不足,要硬碰硬的話是絕對會慘敗的。第二,運命變出的武器大多也是導電體,所以從一開始已並沒有優勢可言。第三,合作的話,夏美便會一直處於安全,所以運命亦不用再擔心。

而艾玲也明白根據「柊運命」,而並不是「鬼繪百行」現時的戰鬥能力而言,合作確是最好的選擇。所以,運命和艾玲的答案必定就是:

「好!」

‧‧‧‧‧‧‧‧‧‧‧‧‧‧‧‧‧‧‧‧‧‧‧‧‧‧‧‧‧‧‧‧‧‧

「各位,『Area』可以正式運作了嗎?」

在遼闊的實驗室內,有五十多名身穿一件背後印著聖潔騎士標誌的實驗服的技術人員在調整一個被稱為「Area」的系統。

而有趣的是,問這一條問題的並不是什麼博士,而是一名年約二十,留著一頭微捲淺藍色短髮的俏麗女子──

「雪音小姐,其實『Area』已經可以正式運作。但『對敵數』還未達到狛狂博士所要求的五百,所以還在調整中。」

那名被稱為雪音的女子是狛狂春秋的私人助手,而在技術人員口中所提到的狛狂博士正正就是聖潔騎士的主席──狛狂春秋。

「待會博士和耀太會一起回來,你們要加緊時間。要不然他回來之後發現還未完成的話,我也幫不了你們。」

「什麼,你說『Area』還未完成!」「各位好,雪音小姐好。」

實驗室的大門被推開,先有一名三十出頭,身穿白色長袍,一頭銀白及肩短髮的男子帶點怒氣地道。相對,站在男子旁邊的那名淺灰色短髮青年則有禮貌地向眾人先問好。

「博士,其實現在『對敵數』已達到三百八十四,只要再多給我們三小時便可以調整成五百的。」

「什麼!三小時?算了吧。你們現在馬上準備啟動『Area』。雪音,你去拿Anti-Dream Power出來。」

「是,博士!」
「A.D.P我已經準備好了,就放了在那張桌子上。」

耀太和春秋由雪音帶領,走到了桌子前。而在桌子上有一個銀色的手提箱,此時耀太皺了一下眉,然後道:

「這是我上次作力量測試的那個Anti-Dream Power嗎?怎麼連盒子也不一樣了?」

耀太上一次所見到放A.D.P的盒子兩面都只是印著「Trinity Knight」,但這次他所見到的盒子正面是印著「A.D.P──Anti-Dream Power System」而背面是聖潔騎士的標誌。

「小子,裡面的東西會更加不一樣!」
春秋先拍了一下耀太的肩膀,然後嘴角慢慢地向上揚並露出微笑。而雪音則在旁打開那個銀色的手提箱。

「咔」「咔」兩聲解鎖聲響起,雪音把手提箱打開。箱內依舊有一條銀色的腰帶,但不論任何部分這條腰帶也和上一次作力量測試的那條腰帶不一樣,而最顯易見的就是那隻腰帶附屬黑色的手套不見了。

耀太把腰帶拿起,再仔細地看。他發現原先在左邊的按鈕型開關,已變成了在右邊的圓形拍擊型開關。而原先在右邊武器形成按鈕,已變成四個平面按鈕,四個按鈕上分別刻著F、D、S、W。而腹前的腰帶扣則由原本的長方形變成一個在圓形的左邊加一個朝左的半月形的圖形。

「雪音小姐,我想問現在沒了武器形成按鈕和手套,系統要如何使用?還有,這F、D、S、W是代表著什麼?」

雪音把腰帶從耀太的手中拿走,再放到桌子上,然後便開始解釋:
「其實之前用來作力量測試的腰帶也是這一條,只是那時A.D.P剛可以穩定運作,所以有很多系統我們也沒有加進去。而武器形成方面你不用擔心,我們已輸入了過千種武器的資料到A.D.P的系統內。而F、D、S、W是代表什麼和手套的問題,就等『Area』幫你解答吧!」

「『Area』嗎…」耀太望向實驗室中央,他看見一間極大的全透明房間。除了在正中央有一個小小的黑盒子之外,房間內並沒有任何物品。而這房間就是雪音口中的「Area」。

「『Area』準備完成,隨時可以啟動。」

春秋推了一下耀太,示意要耀太現在要走進「Area」,而他自己和雪音則走向「Area」的系統控制處。耀太亦再次拿起腰帶,慢慢走進「Area」裡。

「『Area』閉鎖,『對敵數』,嗯…先來五個好了,『Area』啟動!」

春秋把設定輸入完成後,一按下啟動鍵,「Area」內的小黑盒馬上噴出白色的煙霧。待煙霧散開後,只見有五名手拿不同武器的男子朝著耀太走去。突然,耀太從「Area」的廣播系統內聽到雪音的說明:

「耀太,『Area』並不是虛擬世界,是真的會受傷或死亡的。所以你必須全力去對付他們。」

耀太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因為根本由始至終都沒有人跟他說明其實「Area」是什麼一回事。但其實耀太需要驚訝的並不是「Area」,而是那五名男子已擺好架勢,準備隨時發動攻擊。

此時耀太把腰帶甩到腰上,剛好扣好在腹前的半月形上,然後再用在右手拍了一下那腰帶上的圓形開關。

「Anti-Dream Power,System On。」
「Nanoparticles Activation。」〈奈米粒子活性化。〉
「Gauntlet Fusion。」〈籠手融合。〉

在人工語音傳出後,耀太感到有一股源源不絕的力量不斷湧向自己的右手。突然,有一大堆黑色的粒子從耀太右手前臂的肌膚下湧出並緊包著上臂以下的地方。

此時,那堆黑色粒子逐漸形成籠手的形狀。不消三秒,耀太右手上的黑色粒子已完全消失,而取而代之的就是一隻刻上聖潔騎士標誌的鋼鐵籠手。

「不是吧…」正當耀太為這厲害而感到驚訝時,其中一名手持斧頭的男子已站在耀太面前,並打算把耀太的頭顱精準的割下來。

當男子一揮斧,耀太馬上微微蹲下以避開攻擊,並再用左腳狠狠地往男子的膝蓋一踼。耀太的踼擊加上男子揮斧的離心力,令男子滑稽地先原地自轉一圈然後「砰」一聲的住後跌倒。

「呼…」耀太先深呼吸一下,然後再站起來,並把男子的斧頭踢到老遠。正當耀太以為可以先休息一下的同時,其餘的四名男子竟同時朝著耀太跑去。

耀太心想「不是吧,A.D.P我還不懂操控呢…小刀你也要給我一把吧…」。突然,在耀太的右手上出現了一把小刀。此時,耀太面露微笑,並說了一句:

「現在最少也能夠保住小命吧!」

耀太先把小刀在手中轉了幾下,然後朝著其中一名男子以飛快投出。只聽見「嗖!」一聲,小刀便直接貫穿男子的頭顱,但男子並沒有因而流血,其餘三名男子亦沒有因此而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哎,我是真人呢…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公平…」

耀太一說完這句話後,一把小刀和三支箭矢如破風地朝著他面前飛來,同時亦有一名手執長矛的男子把長矛全力刺向耀太的腹部。

「F、D、S、W。S應該是代表速度吧…」

耀太認為在此極度不利的情況下避開會是最好的選擇,所以他便憑直覺用左手按了在腰帶左邊的「S」按鈕。

「Battle Ability Set,Shield!」〈戰鬥能力發動,防禦!〉

在人工語音傳出的同時,一個直徑五十厘米的透明屏罩以耀太為中心瞬間建起,而屏罩亦把小刀、箭和男子的刺擊全部擋下。但在擋下攻擊後大約三秒,屏罩便馬上化成粒子並消散於空中。

而耀太亦馬上乘勝追擊,他先向後一躍以拉遠距離,免得被手執長矛的男子擊中。然後在著地後他便再次變出小刀。

「竹本家秘流‧閻羅神龍擊!」

雖然閻羅六刀的製作方法只有竹本家長子才會知道,但竹本家其他的秘流便能傳授給竹本家的所有後代。

耀太盡全力把小刀投出。此時,有一條紫黑色的飛龍以極快的速度飛到那三名男子的面前,然後噴出一把小刀,而小刀則再變成龍,再噴出小刀,不停地重復,直至在空中出現了三條飛龍。

三條飛龍各在三名男子的面前停下並等待耀太的命令,而耀太則先轉身,然後用右手向天比出開槍的手勢,再輕道一句:「呯」。

三條飛龍毫不猶豫地朝著男子們攻擊,它們利用背上的尖而利的龍棘向著男子們的脆弱頸部一割。男子們的頭顱隨著「咚」一聲而掉到地上,但身軀卻仍然站立在地面上。這就是竹本家秘流之一的──閻羅神龍擊。

「呼…終於…」

耀太用右手先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然後再在「Area」外的春秋和雪音比出OK手勢。而同時「Area」的系統控制器亦發出人工語音:

「Enemy All Down。」

站在「Area」的系統控制器前面的春秋和雪音先互相擊掌,然後說:

「博士,『Area』很成功,而耀太也把A.D.P利用得很好!」

此時,春秋看見耀太比出的手勢後便說:

「這小子頗不錯的!他想一次過挑戰三十人。」

而雪音聽到春秋的話後便馬上重新設定「Area」。

「『Area』閉鎖,『對敵數』三十,『Area』啟動!」

正當耀太以為雪音是在解開「Area」的封鎖以及即將可以離開時,小黑盒竟同樣地再次噴出白色的煙霧,但這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有三十人…

耀太驚訝得目瞪口呆,然後看著自己右手所比出的OK手勢,再苦笑一下:

「其實…這…這只是代表可以而已…」

‧‧‧‧‧‧‧‧‧‧‧‧‧‧‧‧‧‧‧‧‧‧‧‧‧‧‧‧‧‧‧‧‧‧

「我們上週邀請到年僅十七歲的少女偶像WHITE──雪月優樹來到我們節目。而本週我們便邀請到音樂界二十歲的奇蹟,DJ Kana──音動華那。那我們先請他演奏一曲。」

主持人先介紹來賓,而同時觀眾席亦不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在掌聲慢慢的停下後,有一名穿黑色短袖汗衫、灰色運帽衛衣、藍黑色牛仔褲,頭頂黑色鴨舌帽的少年走到台上。而工作人員亦迅速地推出一張上面放著兩個電子唱盤和一部混音器的桌子。

少年先把頭載式耳機載上,並把右邊的耳機稍稍移位,露出耳朵,令他可聽到播出的聲音。然後便開始表演出他為何會被稱為「奇蹟」的高超技巧。

其實每一名職業唱片騎師的技巧和花式也和華那的差不多,當然,華那能被稱為「奇蹟」證明他的技巧當然比其他人略高一籌。但他被稱為「奇蹟」的主要原因並不是此,而是華那所播出的旋律並不像其他唱片騎師般只是能炒熱氣氛,他播出的旋律是能打動聽眾並滲入聽眾的內心,甚至令人感動得流淚。

「天空中傳來的,是愛的旋律。」這句話是每一次他演奏完畢後都必定會說的話,所以華那所播出的旋律亦被稱為「愛的旋律」。

「天空中傳來的,是愛的旋律。」

長達三分多鐘的「愛的旋律」演奏完畢,而主持人本應要立即走到華那的身邊開始訪問。但因主持人也被「愛的旋律」所感動到,所以主持人也只好先抹去淚水,然後再走到華那身邊進行訪問。

「咳咳,不好意思,失態了。那我就先問一題大家都十分想知道的問題,為何貴為世界知名的唱片騎師的你會用這一部殘殘破破的低階混音器呢?」

主持人指著桌上那部貼著一個「奏」字貼紙的混音器。而華那的嘴角則向上揚了一下,然後說:

「哈哈,我會稱那部『殘殘破破的低階混音器』為奏的。其實這部混音器是一部被出產社錯誤定價的混音器。他的功能為低階,但價錢則直逼高階混音器,那時十七歲的我完全不懂什麼是低階,什麼是高階。只是看到這部混音器外型滿好看的,而又想到唱片騎師好像滿帥的,於是便馬上買了下來。但在隔天我看新聞時便看見了出產社會全數回收的消息。」

「那為何你不去出產社交回它?」

主持人繼續訪問,而華那便拿起桌上的水杯,先喝一口然後再說:

「嗯…要怎麼說好呢…對,我跟奏產生了一種『兄弟之情』,當不知為何有種念頭想要保護他,所以奏便成為唯一的漏網之魚。其實我認為音樂無分什麼高低階,只要是用『心』去演出,任何人也可成為一個厲害的音樂家!」

「好,我們先看一看廣告,之後還有音動先生的訪問!」

‧‧‧‧‧‧‧‧‧‧‧‧‧‧‧‧‧‧‧‧‧‧‧‧‧‧‧‧‧‧‧‧‧‧

錄影完畢後,華那駕著自己的黑色轎車回家,但是在車上並不是只有華那一人,還有一名穿著粉藍色短洋裝,留著一把黑色微卷過肩長髮的十九歲可愛少女。

「華那,其實其他Dream Walker己經…」

少女輕聲地道出,而華那聽到之後便馬上把車停在路邊。然後緊抱著坐在自己左邊的少女。

「波音,我不想忘記你。我答應你,D.S.B我會參與,但我不會主動出擊,這樣可以嗎?」

華那以溫柔的語氣道出,而波音也「嗯。」一聲地答應。之後華那輕輕親了一下波音的嘴唇,便再次踩動油門,繼續駕車回家。

待續